狂狼av

我爱妈妈我爱妹妹

我爱妈妈我爱妹妹

我今年19歲,對於將來要做什麼,我不知道,因為媽媽無力供我上大學。對此,她很抱歉,但我並沒有怪她,因為是她一個人將我和妹妹拉扯大的,我深信她還會這樣做下去。我的妹妹索妮亞,18歲──花樣的年華,正是長身體的好時候。這時候少女的心最難以捉摸,像我就從來也沒有想到過她會這樣的熱情似火,連我也吃不消。當然,後來我知道了。我很早就對妹妹的身體感興趣。我看著她從小到大地長大,對她的每一個階段都瞭如指掌。作為哥哥,我當然很關心自己的親妹妹了,所以有些奇怪的舉動也不足為怪。有一天晚上,妹妹洗完澡,絲毫沒有注意到浴室的門輕輕地開了一小道縫。在縫的另一頭,是我興奮得發光的眼睛。透過這道縫,我可以看到她站在正對著門的鏡子前用毛巾擦拭身體。她小心地擦拭她已經開始發育的乳房,看起來相當地大,雪白豐滿,與她18歲的年齡有些不相稱。在擦到她的秘處時,毛巾停留的時間稍稍長了點,臉上泛起淡淡的紅潮,有點陶醉地看著鏡子裡的自己。突然她抬頭看見鏡子深處我那雙直勾勾盯著她身體的色眼,下意識地抬起毛巾,遮住胸部,並大力關上浴室的門。我滿足地離開,腦子裡還在回味妹妹那美麗苗條、散發著青春氣息的身體,興奮生殖器禁不住在短褲內歡快地跳動。在我三歲的時候,媽媽和爸爸離婚了,因此,我對爸爸完全沒有什麼印象。媽媽那之後再也沒有聽到過爸爸的消息。她曾試圖找過其他男朋友,但好像都沒有一個談成的,媽媽只好放棄,獨自一人把我們撫養成人。在我眼裡,媽媽是世界上最美的人,她擁有一副令我大多數朋友的媽媽們都眼紅的好身材。我不明白為什麼她跟任何一個男人都待不久,我從未見到過媽媽赤裸的樣子,雖然我常常祈求有這樣的機會。又是一天晚上,媽媽要工作到很晚才能回來,就留我在家照看妹妹,這本是十分平常的事。我和妹妹擠在休息室看電視,索妮亞坐在地板上,我則舒服地躺在沙發上。我事先訂購了一份比薩餅,以逃避做飯的責任。正當我們等待比薩餅送來時,索妮亞決定先去洗個澡。但當她洗完澡穿著浴袍回來時,卻發現我已經在享受我的比薩餅了,連忙跑過來搶去一塊。當然,她根本沒有注意到在她彎腰時,浴袍敞開了一部分,我可以瞧見她可愛、尖尖翹起的乳頭。「不要弄髒地毯,不然媽媽要生氣了。」我說。她抬起頭,忽然注意到我在盯她的什麼地方,馬上意識到我在佔她便宜。她很快站起來,坐回原位,繼續她的晚餐。我似乎看到她的嘴角掛著一絲微笑,難道我看錯了?媽媽回來時已經十一點了,看上去累得要命,我忙爬起來接過她帶回來的一個包裹。「您坐這,媽媽。我來拿吧。」我對她說,「您看上去累壞了。」媽媽重重地坐在沙發上,脫掉鞋子,用手揉著腳踝。我忙坐到她前面來幫她做。「讓我來吧,媽媽。」我邊說邊溫柔地握住她的腳。我輕輕地揉搓媽媽的腳趾,然後是足弓。我抬頭注意到媽媽將頭往後靠在沙發上,合上了眼睛。這時索妮亞說她要睡了,並向我們道晚安後回房去了。我繼續給媽媽揉腳,不過已經往上移到了小腿,稍稍加重了點力量,用心地揉媽媽結實光滑的小腿。我聽到了媽媽發出的呻吟,她一定覺得我這樣做令她很舒服。「嗯…!真舒服!你真是一個好孩子。你總是知道媽媽最需要什麼。」我轉向她的另一隻腳,但我的眼神卻徘徊在媽媽豐滿的大腿上。我注意到她的裙子上撩,隱隱露出內褲掩蓋著的大腿根部。我發現媽媽沒有穿襪褲,只是穿著薄薄的幾乎透明的內褲。透過這層薄薄的內褲,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陰毛的輪廓。一股熱流忽然從丹田升起,衝擊著我的下體,使之迅速膨脹、勃起。我的興奮加上媽媽的近在咫尺使我一下子大膽起來,我決定試試看媽媽能容忍我多少。一邊希望媽媽不要注意,我的手一邊順著她光滑、結實的小腿向上移。我揉搓著媽媽的右小腿的肌肉,使之鬆弛下來,然後非常慢非常慢地向上移動我的手。當我的手撫到媽媽的膝蓋時,也許是無意識地,媽媽的腿稍稍地分開了一些,使我可以更自由地撫摸她的大腿。我慢慢地按我的意思撫摸媽媽的大腿,我還可以更輕易地看到媽媽的陰部。我的兩隻手都移到了媽媽的大腿之間並開始輕輕地摩挲大腿的內側。我抬起頭,看到當我撫弄腿內側時,媽媽的嘴微微地張開著,她的眼依然閉著,但我可以感覺到當我的手向她的陰部挺進時,她開始不安地蠕動起來。我大著膽子摩擦媽媽內褲的外側,出人意料地,媽媽居然沒有張開眼睛。到了現在,我已經明白媽媽其實是知道我在幹什麼的,但她顯然誤會了我的意思,以為我只是無意中如此而已。於是我決定更進一步,做點讓她吃驚的事。我隔著內褲摩擦著媽媽的整個陰部,感覺到了她的陰唇的所在。當我加速摩擦時,我聽到媽媽的呼吸開始加快,我將一根手指滑到媽媽的內褲裡,輕輕地插入潮濕的陰道,然後又加了一根手指,一進一出地探索她的秘處。這時,媽媽突然睜開了眼睛,合上大腿。我尷尬地別過身去,媽媽拉下被撩起的裙子,試圖掩飾羞紅的臉。好一會兒,我們倆都沒有說話,時間似乎停止了一般,氣氛十分古怪。唉,這種沉默真讓人無法忍受,我硬著頭皮向媽媽道歉。我對剛才發生的事十分後悔,我這禽獸不如的傢伙,居然褻瀆了我最敬愛的媽媽,我真是一個下流的、無可救藥的壞蛋,我決心絕不允許像剛才那樣的事再發生。由於第二天是星期天,我想起早點做些家務,於是向媽媽道晚安,媽媽像往常那樣給了我一個吻,然後我退回我的臥室。在回房的路上,我發現索妮亞房中的燈光還亮著,於是我停下來輕輕地敲了下門。沒有回應,我以為索妮亞睡著了,於是打開門去幫她關燈。噢,我看見了什麼!我一下定住了。妹妹顯然沒有聽見我的敲門聲,她正躺在床上,曲起膝蓋,將一個白色的大震盪器塞進她的陰道內,我入迷地看著她將震盪器壓進拉出,然後又把它貼在她翻起的陰唇上來回摩擦,享受那種震盪的感覺。她的另一隻手不住地揉搓豐滿的乳房,頭則不停地左右擺動。

從她越來越快的動作來看,她很快就要高潮了。我只感到我的陽物開始跳動,很快就勃起了。經歷了媽媽剛才的事,我的陽物更形堅硬。看著妹妹用震盪器自娛,我簡直妒忌得要命,我真希望現在進出妹妹兩腿之間的不是震盪器,而是我那硬得像鐵棒似的的陽物。妹妹的手很快又移到了她的屁股上,將假陽具插進肛門,她的背拱了起來,整張床立刻劇烈震動起來。她很快就要高潮了,喉嚨裡發出低沉的呻吟,假陽具出入肛門的速度也越來越快。噢,再看下去我要受不了了!我悄悄地退出來,關好門,返回我的房間。幾乎是一進門,我就掏出陽物,瘋狂地套弄起來,幻想我正在猛乾妹妹那此時也是火熱的淫洞。事後,我清理乾淨,躺在床上遐想。隱約中,我聽到